作者/獨立評論     文/吳文炎 如果自己做過直銷、結果失敗,而發現跟你有同樣背景的弱勢孩子也走上這條路,你會贊成還是反對?2012年5月,我打了一通電話給阿明,問了畢業典禮的確切時間與地點之後,也問他找到工作了嗎?阿明跟我說,他正開始做直銷,大概3個月了,想要賺大錢。他叫我不用擔心,他賺到大錢之後一定會捐錢給我們的基金會。聽完之後,我心裡浮現出十幾年前自己做直銷的種種畫面,那是很久沒有想起的往事。原來,我仍然記得大部分的情節與大部分的挫折,一樣令人難受。我該不該阻止阿明呢?怎麼阻止呢?當時若有人阻止我,我就會放棄嗎?阻止能達到讓他放棄的效果嗎?我記得當時我是這樣回應的:「阿明,你要認真做直銷,不能偷懶,年輕人要努力工作,賺到錢記得要回饋給幫助過你的人!」阿明很爽快的答應了。▎明明知道會失敗,為什麼不阻止?我雖然內心百感交集,語氣卻很平和。因為我知道這時候激動是沒有用的。我沒有告訴阿明,我大學時也做過直銷,而且還失敗了。因為失敗經驗對年輕人來說,是沒有什麼說服力的,當年我也是如此。同時我也不想阻止他,因為有些事情沒做過,就無法認清自己的能力,也就不會甘心。阻止只會讓他更不願意放棄直銷,只會讓他在遲遲無法成功之際,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賺到錢,為了賭一口氣而不擇手段,做出原本不想做的糊塗事。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。弱勢的孩子想要賺大錢,這種心情我太了解了。我們很容易拚命試了又試,然而一次又一次的結果會讓自己不得不承認:是自己做不到,而不是沒有機會,也不是沒有時間。然而我還是告訴阿明要認真,一方面是希望他不要留有任何未盡之力,放手全力一搏,這樣才能在失敗後完全放下;另一方面也想讓阿明感受到支持,因為尊嚴與面子是很重要的。一個人失敗時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當初不看好他的人,而且這時對方說的話怎麼聽都有「刺」,都很難讓人心誠悅服的接受。要幫一個人就必須用他可以接受的方式幫他,而不是我們自以為正確的方式。▎自己走過的挫折,才更有意義3個月之後,我又打了一通電話給阿明,問他已經做半年了,應該月入5到8萬了吧!他嚇了一跳,問我怎麼知道當初上線就是這樣跟他說的?我這才告訴他,督導我大學時就做過直銷了。這樣的台詞我當時可是聽了一年半呢!阿明誠實的說,他沒賺到什麼錢。雖然他很認真的工作,也沒有偷懶,但是很挫折。我問他:「你知道為什麼你跟督導一樣,都沒辦法做直銷賺到大錢嗎?」我告訴他:「你跟我一樣,都是弱勢的孩子。我們的家人、親戚與朋友,多數都是窮人。我們的人脈當中,有錢人太少,即使有,也不太敢跟我們聯絡。而直銷賺錢最重要的是要有人買產品,營業額高,收入才會高。不然就是要有為了賺錢可以昧著良心說話做事的能力與口才。你跟我都是念社會工作的,我們做得到嗎?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我們賺不到直銷的錢了吧!」這下阿明就豁然開朗了。接下來我問他:現在我們基金會有需要,你幫不幫?他說當然,只是沒賺到錢,也不知道怎麼幫。我告訴他:「我現在負責外展,協助其他想做課業輔導的教會、育幼院、其他小的協會與單位等,免費幫他們訓練課輔老師,提供教材與轉移課業輔導模式。可是我缺一個數學專員。你的數學很好,基金會的教材與課業輔導模式你很熟悉,你可以回來基金會工作嗎?」阿明想了一下,答應了。接下來的兩三年,他成了我們在偏遠地區的督導,幫了基金會很大的忙,也得到了人生的成就感。我在阿明的身上,看到自己的影子。雖然我不希望他跟我受到同樣的挫折與失敗,但是有些事情沒有自己經歷過,是不會長大的。我們在協助個案的同時也不該剝奪他們成長的機會,所以該給的磨練還是要給,這樣才能讓個案自己長出解決問題的能力,同時要用個案可以接受的方式協助才是真的為個案好的方式。更多獨立評論文章:寫在普悠瑪事件後:面對失速的世界,我們需要慢下來的勇氣※本文由獨立評論授權刊載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
全站熱搜

laibing277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